護校G奶妹太貪玩 輟學打工成專職外送



手機通訊軟體裡常常有「全省優質外送」、「頂級正妹外送」要加好友,好奇點進去看,真的都是大正妹。二十歲女孩嘉嘉(化名)說,她就是專職的外送,送上她自己;每天工作八小時,工作夥伴是馬伕,服務對象是嫖客。但客人看到的照片都不是她本人。


▲來台北念書的嘉嘉(化名),護校念不到兩年就輟學,現在成了全職的外送妹。自爆性對象應該破200人。


▲嘉嘉是肉彈路線,也曾跑去做酒店,「但就太胖啦,沒檯坐賺不到錢。」她又回到外送圈。


照片不是本人這件事,嘉嘉(化名)說,她從一開始的尷尬,到現在已經習慣也應付自如。「我從來沒給過公司照片啊,他們傳給客人看的是誰我哪知?」所以馬伕接到公司電話把她送到指定hotel之後,她敲了指定房號的門,很常遇到的情況就是一開門,客人瞄了一下說:「你跟照片不一樣。」


▲隨身攜帶的佛牌是她增加人氣的法寶。


非本人 最多六個保險套

你跟照片不一樣,意思等同快要被打槍。嘉嘉說,她一開始會覺得丟臉,後來就學會厚臉皮地跟客人說是拍照光線問題、角度問題,有些客人會讓她進門。進了房門要做什麼,當然可以猜想,但嘉嘉好像不怕有人知道她的「行業」,嗓門頗大地加強解說:「就做愛啊!有SOP流程的;聊天、脫衣、洗澡、做愛、結束再洗一次澡。但是也常遇到門開了,還來不急說話就用力把門一關的啦!」


▲上工前,包包裡要放好KY(潤滑凝膠),再固定帶6 個保險套。


嘉嘉體重直逼六十八公斤,她想減肥,但是天生體質就易胖。怕太常被打槍,自知利器是大胸,上工一定穿深V,「然後長裙遮腿。」她從包包神神秘秘拿出一堆泰國佛牌,也是她增加人氣的法寶。她家裡還供著狐仙。「還有一尊泰國小童。」她說有點類似養小鬼。

「我平均一天差不多三個客人,最多我也只接六個,超過就太累。每天上班前我就數六個保險套放進小包包裡。」


▲嘉嘉的工作夥伴是馬伕,兩人在車上等電話,馬伕接到電話後就會送她到指定地方接客。「我一天賺的錢要給教練(馬伕)2500元。」




送到府 導演人好鳥軟軟

她上晚班,從晚上七點到淩晨三點。一個case實領兩千五百元。客人大多是工人。「不過也有外國人,還遇過知名人士。那次馬伕送我到一個有頂樓加蓋的房子,裡面弄得好漂亮,好有品味那種,後來我愈看那個人愈眼熟,哇靠!不就是演藝圈的X導演。但我沒戳破,這是行規。

「他人很好啊,很客氣問我要不要喝果汁,也沒有嫌我胖,還說他才想要一個肉肉的女生,我就來了。他也不要做,也完全沒有摸我奶,只要我一直吹,不過怎麼吹都是軟的就是了…。」


▲與學姊合租一層公寓,嘉嘉自嘲腿比學姊粗很多。


▲嘉嘉說做她這行也是很累的,什麼怪癖的客人都有,而她最重要是保護好她的私處,「我是靠下面賺錢,弄傷了就要喝西北風。」


常被抓 出國詐騙裝油條

二十歲的嘉嘉,什麼都全盤托出,「其實我進這行的第三天就被抓過,從大安分局出來時我真的腿都軟了。」她說她前前後後被抓過五、六次,「中間有半年轉作酒店,也有被抓。」但她還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,或者說有點不知天高地厚。「我又沒差。我剛來台北時還做過詐騙,去菲律賓跟埃及接電話。去菲律賓的那次,還沒開始上工,第二天辦公室就被破獲,大堆警察拿槍衝進來,我當場嚇哭。他們就是要錢而已。我們沒事。」嘉嘉叼著菸講話,有時挺油條。問她做詐騙難道不會良心不安?她竟回:「你以為大陸人很好騙?有的就跟你說要錢沒有要命一條!」然後開始誇自己很講義氣,去菲律賓出事,上面的哥哥問她敢不敢再去埃及?她二話不說就說:「走啊!」對於騙人這件事,似乎一點不以為意。


▲她自知胸部是利器,上班用的衣服大多是深V。


她是南部鄉下長大的小孩,「我是奶奶帶大的,但我跟她感情一點都不好,她是非常傳統、要去河裡洗衣的那種。我很常被打,像我現在穿的這種衣服,只是一點點紗而已,她就會丟進垃圾桶。大罵我不要臉!她也不讓我見我媽。但是皮球就是拍得愈用力反彈愈大啊!」


當跳板 內心明知不ok

她國中就決定畢業後要假藉念書名義到台北。她成績還算不錯,進了台北的護校,不過到了嚮往的都市生活,才剛開始就淪陷了。「就太愛玩啊!想要打工,不想念書,說真的念書不是我的興趣。我剛開始也在便利店打過工啊,後來太累了,又認識了那個做詐騙的客人,就跟他去做囉。老闆不爽我沒說一聲就離職,後來就告我…。」


▲在車上等待的時間,嘉嘉不是補妝就是玩手機。


亂玩、亂打工,認識了亂七八糟的人,嘉嘉來台北三、四年成了一個全職的外送妹,其實她內心當然也知道不ok,「我一年沒交男朋友了。我做這個,除了馬伕、經紀,正常的男的,哪個會ok?」她又是一口濃煙。「不過,這些不好的工作就只是跳板,等我存到錢,就可以開店、可以投資,可以做很多生意,我不會永遠做這個啦!」講話愛裝油條的嘉嘉,想法真是很天真。


▲少女時候就從南部鄉下來台北,嘉嘉一不小心就進了花花世界的染缸。



▲在台北生活不易,她覺得自己工作已經愈來愈認真,將來存到錢可以開店做生意。


外送兩年沒做過性病篩檢

嘉嘉說她外送被抓,每次跟嫖客都只依妨害社會風俗,被罰個幾千元就出來。但馬伕就被罰很重,「上次我的馬伕被盯上,我一進hotel,他就先被抓了,他好像要被罰9萬。」嘉嘉說,她做這行斷斷續續快兩年,從來沒做過性病篩檢,「每次被抓進警局,都有驗血。但都沒人通知我有事啊!」可見嫖客染性病風險頗高。

台灣目前法令,娼與嫖被抓會依「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0條」處3日以下拘留或台幣3萬元以下罰金。經紀或馬伕則依「刑法第231條」圖利使人為性交罪處5年以下和10萬元以下罰金。


▲講話油條的嘉嘉,有時候表情還是活潑天真。問她以後要做什麼生意,她開心說:「就投資別人做生意啊」。


撰文:楊筠 攝影:戴世平 攝影協力:劉耀勻 設計:林珮誼


本文出處: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magazine/relationship/20160422/37928210